云顶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小说 > 流沙幻心

流沙幻心

2019-06-17 12:42:01 微小说 来源:http://www.i-sun.com 浏览:

导读:   艳遇酒吧。此刻,酒吧里回荡着一种让人迷离的音律,不大不小的舞池之中充斥着放纵的尖叫声和歇斯底里的呐喊声。  幻尘烟慵懒地斜倚在......

【www.i-sun.com - 微小说】

  艳遇酒吧。此刻,酒吧里回荡着一种让人迷离的音律,不大不小的舞池之中充斥着放纵的尖叫声和歇斯底里的呐喊声。

  幻尘烟慵懒地斜倚在吧台前面,盈盈一握的细腰随着音乐而有节奏地摇动着,这时候,旁边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不怀好意地向她靠过来,对幻尘烟沉声说道:“小姐,你好漂亮哦。”

  幻尘烟抬眼看了看这个表面上看去显然就是个成功的男人,嘴里不以为然地说:“是吗?”

  男人点点头,眼神里自然地流露出一种狼的本性。

  幻尘烟眼神厌恶地看着面前这个足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而后用手一指自己的心口位置,幽幽地说道:“我是漂亮,所以,我这个地方轻易住不了男人。”

  楚流沙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前面,他在等待一个大学的室友,这时候,他望着窗外七彩斑斓的霓虹灯,浮想联翩。“大学毕业以后,首次走进酒吧,都好像忘记酒吧的热闹场景了,生活真的是一把双刃剑啊!”楚流沙自言自语着,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望向吧台。

  楚流沙打了个手势,幻尘烟轻盈的身子便如同一阵风般飘到了他的面前,柔柔地问道:“先生,需要什么?”

  楚流沙抬眼望着面前这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望了有一分钟,才不情愿地从她脸上移开眼神,嘴里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美女,给我来一杯烈焰冰唇吧。”

  幻尘烟看了楚流沙一眼,说:“好的,先生稍等。”

  又是如同一阵风般飘走了,但是,此时的幻尘烟在心里嘀咕着:“要烈焰冰唇?肯定又是个失恋了来酒吧寻找刺激的男人。”

  楚流沙望着离开的幻尘烟,那细细的蜂腰,那娟秀的背影,那玲珑剔透的曲线,再加上刚才出现在眼前的那张精致的脸庞,他不由得露出了一副猪哥样,嘴巴张得仿佛能够塞进一个大大的鸭蛋。但此时,楚流沙做梦也想不到,就因为自己无意之中点了一杯烈焰冰唇,就被幻尘烟当做了一个失恋的男人。

  “该死的郑明明,永远是最后出幕的人。”楚流沙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想着这么多年来郑明明总是不肯改变要迟到的习惯,而轻声地笑了起来。摇摇头,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资料翻看着,打发这份等待的煎熬。

  “先生,你要的烈焰冰唇来了。”幻尘烟微笑着微微地欠身把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面放去。

  楚流沙听到耳边一份天籁之音响起,顿时惊得站起身来,手臂上抬的那一刻,不留神就碰落了幻尘烟手中的酒杯。酒杯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以一种后滚翻的姿势从楚流沙的胸前一路往下掉落,杯子里的酒大都倾洒在他胸前的衣服上面。

  幻尘烟一连声地说着“对不起”,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精致的手帕,倾身擦拭着楚流沙胸前衣服上面的酒水。

  楚流沙只是感觉到胸口往下一阵凉爽的感觉袭来,鼻子里闻着一股不太浓烈的酒香和幻尘烟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处子之香,心一慌,便一把握住了幻尘烟那只柔软的小手。

  幻尘烟想不到楚流沙会突然间握住自己的手,心里如同鹿撞,四目相对,两人的脸颊刹那间都布满了一层红晕。

  过了一会儿,幻尘烟见楚流沙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手,便轻声地说道:“先生,我把你衣服上面的酒水擦拭干净吧。”

  楚流沙刚才好似三魂出窍,此时听着幻尘烟的话,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手中紧紧地握住的那只柔荑,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去亲吻一下的冲动,但是,理智最后还是克制了冲动,他一边连忙放开,一边嘴里说道:“对不起,美女,我忘形了,你的手真的太美了。”

  幻尘烟莞尔一笑,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间想到他刚才是点了一杯烈焰冰唇,便在心里又一次嗤笑楚流沙是个失恋的男人。但是,幻尘烟并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什么,而是柔柔地说道:“先生,刚才的烈焰冰唇倾洒完了,你看,还是再来一杯烈焰冰唇吗?”

  楚流沙摇摇头,望着幻尘烟那只柔荑,开口道:“还是给我来一杯烈焰红唇吧,告诉调酒师,要用上好的伏特加。”

  “咦?换烈焰红唇了?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幻尘烟心里嘀咕着,不由得再次看着楚流沙。她知道,烈焰红唇这款鸡尾酒就是一种享受激情和温暖的色彩刺激,那种红色,被禁锢在杯子里,仿佛带着一种潜在的危险,总是能够撩拨男人内心那份暗藏的火焰与欲望。

  楚流沙望着又一次飘走了的幻尘烟,心里想着烈焰红唇,不由得在心底里骂着郑明明,同时又感谢着他。说真的,这时候的楚流沙当然要感谢郑明明呢,要不然他怎么能够走进艳遇酒吧?怎么能够看到幻尘烟这样精致的女子呢?

  这时候,还在赶来艳遇酒吧的郑明明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他自言自语着骂道:“谁在骂我?不会是楚流沙等急了在骂我吧?嘻嘻,楚流沙,你骂我,我就再让你等我一会儿,师傅,先给我去一趟市民公园吧,我要去带一个人。”

  此时,远离楚流沙的一个角落里,那个衣着光鲜的男人对着幻尘烟飘来飘去的秀丽身姿,双眼放着一种清澈光芒的同时,喃喃自语:“想不到,在这样的场所里工作,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男人,还能经受得住诱惑,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子,我赵大民钦佩了。”

  如果这时候幻尘烟听到赵大民这番话,那么,她肯定能够看到,此时此刻,赵大民双眼之中那份狼一样的眼神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清澈空明的色彩。

  “赵总,能够得到你的钦佩,这个女子不简单呢,或许真的是心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一边的张武军也是望着不远处的幻尘烟娓娓说道。

  酒吧的老板刘一张是知道赵大民和张武军身份的,他站在吧台里面惊讶的同时,喃喃自语:“奇怪,这两个地产大佬今天怎么会有兴致来光顾我这个艳遇酒吧呢?难道真的是为了猎艳而来吗?”

  这时候,幻尘烟已经把一杯烈焰红唇端到了楚流沙面前的桌子上,她绯红着脸给楚流沙赔不是:“先生,刚才真的对不起,你身上那样的衣服,说不定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买不来呢。”

  楚流沙这时候才真真切切地看清楚幻尘烟脸庞上面的那份精致,那种出人意外的清秀和文静的气质,仿佛凭空增添了一缕妩媚,这一刻,楚流沙的脑子里突然间就跳跃出来洛神赋里面的句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尽管楚流沙的眼神盯着幻尘烟看,但是,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丝丝慌乱,面对着幻尘烟的赔礼,他连连摇头又是连连点头,一时间,引得幻尘烟樱口轻启,轻声地笑了起来。

  楚流沙尽管是村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但他大学毕业后这二年的打拼,此时,怎能不明白幻尘烟的不容易呢?所以,他也笑了起来。

  这时候,幻尘烟的笑容是纯洁无瑕的,她的笑容里面包含了对楚流沙那份木讷与质朴神情的喜欢。而楚流沙的笑容也是纯洁无暇的,他的笑容里面,更多的是惊艳,是对于幻尘烟那份花容月貌而自然地流露出来的一种爱美之心与爱慕之心。

  楚流沙开心地品尝着火一般的烈焰红唇,云顶娱乐游戏官网愉悦地等着郑明明,但是,这时候,楚流沙满脑子都是幻尘烟那细细的腰肢。

  幻尘烟又一次如同一阵风一般飘到吧台,洁白修长的脖颈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是那么的美轮美奂。

  楚流沙在快要喝完那杯烈焰红唇的时候,郑明明才终于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不,他是带着一个女子一起走向楚流沙的。

  郑明明拉着女子的手,一边在楚流沙对面坐下,一边开口道:“楚流沙,菲菲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她的表演快要结束了,我就去市民公园接她了,这才来迟了,不好意思啊!”

  菲菲笑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用手招呼着吧台。

  “说好一起来艳遇酒吧喝酒聊聊的,你怎么不先准时的过来呢?我们喝一杯以后,再去看菲菲的表演,不是更好吗?”楚流沙不满意郑明明的所作所为,故意说着他。

  郑明明怎么会不知道楚流沙话里的真正意图呢,他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只听得一份悦耳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这位美女,想要来点什么呢?我想你应该来一杯由琴酒和樱桃白兰地制成的黑夜之吻吧?”

  菲菲还没有说什么,郑明明就抢先说道:“美女,你给我的女朋友推荐黑夜之吻,那是不是应该给我来一杯天使之吻呢?”

  菲菲点点头,望着幻尘烟,心里惊讶着她娟秀身材的同时,不由得赞叹她那份质朴之美。

  幻尘烟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郑明明再一次开口道:“美女,给他就来一杯蓝色玛格丽特吧。楚流沙,在这样昏暗又是暧昧的灯光下,来上一杯蓝色的鸡尾酒,绝对会让你挑起不同的云顶娱乐游戏官网。”

  楚流沙?原来他叫楚流沙。多好听的名字。幻尘烟在离开的时候望了楚流沙一眼,在心里不由得想起了古龙笔下的那个楚留香,那个优雅、冷静、风流倜傥的男人,突然间在自己的脑子里和面前这个男子相重叠,刹那间,她就脸红耳赤起来。

  菲菲看着突然间脸红耳赤的幻尘烟,抬眼望着楚流沙和郑明明的眼神,心里知道了答案,嘴里柔柔地说道:“我们的楚大才子,我想,今晚,你应该是心有所属了吧?”

  楚流沙盯着幻尘烟离去的背影还在出神,听到菲菲的话,脸色红得如同刚才那杯烈焰红唇一般。

  三人走出艳遇酒吧的时候,已经是12点了。楚流沙让郑明明和菲菲打车先走,他想一个人走一走,感受一下这份午夜的空明时光。

  沿着江边的小道,感受着初秋时分略显燥热的空气,在经过了江风的吹拂,这一刻,终于变得柔软了许多,显得十分的清新。

  这时候,楚流沙的后面响起了“嘀、嘀”电瓶车的喇叭声,他回过头去,一看,嘴里立即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是你?”

  原来是幻尘烟下班了,这条江边的小道是她回去的必经之路。幻尘烟在楚流沙的身边停下,问道:“都过了午夜了,你怎么还在江边走路呢?我知道你叫楚流沙,刚才在酒吧里面听你朋友这样叫你,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古龙笔下的楚留香。”

  “啊?楚留香?你也真是会想,姑娘,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能否让我知道你的芳名呢?”楚流沙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问着幻尘烟。

  幻尘烟仍然坐在电瓶车上面,嘴里回答着:“小女子幻尘烟,来自于江苏,白天的工作是话务员,酒吧这份工作是我晚上的兼职。”

  楚流沙肃然起敬,一个女子身兼两职,需要何等的毅力?他抬眼望着幻尘烟那双漂亮的眸子,温柔地说道:“幻姑娘,酒吧的工作应该要面对很多无奈吧?对了,楚流沙来自于浙江,是你的邻居呢。”

  幻尘烟跨下了电瓶车,于是,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没多久,幻尘烟手中的电瓶车就到了楚流沙的手里,走着,走着,两人就走到了金砂公园那边,走进一条小巷子,楚流沙看着幻尘烟说道:“尘烟,我就租住在这里呢,你呢?你住哪儿?我先送你回去。”

  幻尘烟望了望头顶昏暗的路灯光,用手一指前方,莞尔一笑:“楚流沙,真的很有缘分哎,你看,我就住在巷子的尽头,想不到我们会是同住在一条巷子里呢,只不过你是一个人住,而我是与一个女孩子一起合租的。”

  楚流沙推着电瓶车继续向前走去,嘴里兴奋地说着:“我把你送到门口,也好认识门呢。”

  “除了晚上睡觉,我很少在家的。”幻尘烟说着,脸上掠过一缕疲惫的苦笑,但是,心里想着还在读高中的妹妹,一瞬间就释然了,她在心里暗自念叨着:“妹妹,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考研,一定要把姐姐当初没有完成的这个心愿替我完成。”

  楚流沙把电瓶车在门口停好,锁好轮子,把钥匙递给幻尘烟,往回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去,说道:“尘烟,我喜欢你。”

  说完,楚流沙扭头就跑,好像脚底生风一般,跑得飞快。

  幻尘烟听了楚流沙这句话,愣了愣神,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看到楚流沙一瞬间就跑得没了踪影,心里顿时发笑起来,自言自语着:“你都说出来喜欢我了,咋还用得着害羞呢,还跑得这么快,难道你不想听到我的答复吗?嗯嗯,应该是怕看到我摇头吧。这个楚流沙,真的好滑稽哦。”

  幻尘烟在这里自言自语着的时候,楚流沙已经跑到了自己的门口,这一刻,他仍然无法相信,自己刚才会那么大胆的和幻尘烟说出来“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第二天晚上,午夜刚刚滑过,幻尘烟骑着电瓶车要离开艳遇酒吧的时候,她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楚流沙,她想开口说什么,脑子里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楚流沙就示意她坐到后面去,而后一把跨上电瓶车,夺过她手中的把手,往前快速地骑了起来。

  幻尘烟连忙双手搂住楚流沙的腰,脸面贴着他的后背,这是一种本能的动作,显得很自然,仿佛这样的动作不是第一次呢。

  这时候,幻尘烟闻着楚流沙身上那份男子汉的气息,心跳突然间加快了起来。

  “尘烟,往后,我每天都过来等你下班,然后,我带你回家。”楚流沙的声音在风中变得柔软极了,这种粗旷的声音,听在幻尘烟的耳朵里,不知不觉间就让她沉醉了。

  幻尘烟趴在楚流沙的后背,点着头,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楚流沙感觉得到她是在点头答应呢。

  时间在幻尘烟闭着眼睛的时候走得特别快,电瓶车很快就到了幻尘烟租住的屋子门口,在递给幻尘烟钥匙的那一刻,楚流沙一把握住了她那只柔软的小手,往上拉起,低下头,亲了亲手背,而后快速松开,转身就往回跑了。

  幻尘烟望着自己的手背出神,脑子里飞快地转着,这般木讷的楚流沙,竟然也敢在第二天就亲自己的手背?

1 2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 流沙幻心

最新推荐微小说

更多
1、“流沙幻心”由云顶娱乐官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云顶娱乐官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流沙幻心" 地址:http://www.i-sun.com/html/20190617/792620.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